誓以收复中国失土为毕生奋斗目标!


中国失土收复同盟

俄国侵占我国领土,共有 五百八十八万平方公里 俄国是
中华民族的世仇大敌! 我们必须努力促使俄国贫困和不断
地分裂下去,因为这是我们收复北方领土兵不血刃的方法。


 

 返回主页  

2011年美国债务危机的背后真相

August 19 2011 at 3:56 PM
Anonymous 

 
2011年美国债务危机的背后真相
送交者: 四袋机 [♂太守★☆♂] 于 August 10, 2011 12:33:04 已读 4942 次 @四袋机@的微博
天天养生堂
数百种美国名厂保健品,超低价直销全球!

BETV网络电视
港澳、台湾、大陆、国际海量电视直播免费看!

小游戏
幻想三国 西游征途
弹弹堂 魔力学堂
地产风云 飘渺仙剑
王者天下 英雄世界

回答: ZT:美若中东冒险后果自负:西窗月 2011-08-10 由 四袋机 于 August 10, 2011 12:08:39:

远古的风 于 【文学城】的〖古风无痕〗博客 2011-08-08

2011年,发生了许多影响未来世界格局的大事:日本大地震、海啸、核灾难,美国债务危机,欧洲债务危机,IMF总裁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案件,中国J20首次公演,中国第一艘航母完工,利比亚战争,中东革命,新闻集团(News Corp)窃听事件等等,纷呈复杂,不一而足。本文在以下的文字里,就以刚刚“落幕”的美债危机作为切入点,阐述一下2011年世界局势的背后真相及其对中国的影响和未来世界大势的走向。

一、美债危机与美联储

在这次美债危机过程中,从各大媒体的报道中,传输的是如下的镜像:共和党是有钱人的代表,因为他们反对加税;民主党是平民的代表,因为他们反对削减社会福利;而美国总统是全民的代表,他的政府是为全美国服务的。而实际情况跟这个表象相差有多大呢?为了弄清楚内幕,还得从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的所作所为入手。

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之下,奥巴马虽然打着改革的旗号入主白宫,可是上台后任命的政府财经高官(美联储主席Bernanke、财长Geithner、财经委主任Summers等)几乎全是那些把美国引上2008年金融危机的同一班人,而真正能把美国带上改革复兴之路的人才(Joseph Stiglitz、Elizabeth Warren等)却完全得不到重用。是何种原因产出如此可笑之果呢?远的先不说,在2008年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同一股华尔街势力对奥巴马阵营投入了两倍于其竞争对手的巨额竞选经费,实际上把奥巴马及其未来的执政团队通过合法的手段给贿赂了。这就是操纵美国政治的背后那一只看不见的黑手:资本集团通过对选举经费的支配来控制选举的结果,再通过持续不断的权钱交易(游说),让运行国家的“三权”(政府、议会、法院)通过、执行和维护有利于自己私利的法律,堂而皇之地合法祸国殃民。

如果深层次地去了解美国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更为叹为观止的问题:华尔街的内核就是美联储(FED),而美联储其实是个百分百的私人银行系统,可是它却拥有美国的货币发行权和实际的税收权。美国从建国之初,政府跟金融势力就一直在财政的最终控制权上角力,货币发行权几经易手,到1913年,金融势力乘年终多数国会议员休假期间,依靠买通的参议院议员,在圣诞节除夕通过了自肥的《联储法案》(Owen-Glass Act),仅仅一个小时后,威尔森总统(Thomas Wilson)就签字生效了!从此,美国国民就把自己的未来全部交到了美联储这个私人银行的手里,而且美联储的运作不受任何美国“三权”的监督和控制。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到底谁才是美国的终极主人:由美联储为代表的金权(国际资本),向下控制着这个国家的“三权”(国际资本的代言人),再次控制着这个国家的社会经济的命脉(本土资本),最下面的是普通的美国国民。就是由于这个金字塔权力结构,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不论是谁当政)都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华尔街输血,美联储暗箱操作,给自己的分支银行前后总共投出了16.1万亿美元的贷款。QE1和QE2(以及正在酝酿中的QE3)的那点钱跟这笔“黑钱”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些2008年以来对华尔街的救助直接造成美国国债增加了5万亿。

那么,1913年后,美国的国家财政是如何运作的呢?这个说来就有点太无理头了。比如,美国政府要用钱了,可是美国政府受《联储法案》的制约,散失了货币发行权,怎么办呢?美国政府就发行国债,向全世界公开出售,中国买,日本买,英国买,…… ,最后卖不出去的剩货,美联储就全收下了,然后美联储就印出相同数量的美元,投放市场。呵呵。。。美元就是这么来的呀。如此这样,美国政府拿到了要花的钱,中国买到了想买的货,大家皆大欢喜了,是吧。先别急着高兴啦,这里面有很大的猫腻咧。美国政府发行国债,是要付利息的哟,这笔钱从哪里来呢?从美国本土的税收来。所以说来好笑:美国政府花的每一分钱(也就是现实中流通的美元),都是一分钱的债,还要再加上利息,而且美国人辛苦干的活,最终都以交税的方式,回到了美联储的腰包里面。这美联储做的才叫真正的“无本万利”啊!(相比之下,买美国国债的买家还得拿自己的钱出来投资,而获取美债的利息咧。)

请大家思考一下:如果掌握货币发行权的不是私人机构,国家的财政会如何运作呢?除了没有了付给私人央行的货币使用利息外,别的都一样。政府根据国民的税收来制定开销:开销多,政府发行债卷;开销少,政府有盈余,还债和付债务利息,或者去别国投资。由于没有了巨额的货币使用利息,只要管理得当,整个国家的财政状况会健康很多。

这里面还有一个暗门:美联储通过旗下的分支银行,向社会大举贷款,这已经不是单纯地印刷实体的美元了,而这笔巨额的贷款美元至少是实体美元的9倍!因此,美联储实际上在故意引发通货膨胀:用黄金价格作基准,过去10年下来,美元的年均贬值率在15%以上。美元贬值对所有挣美元的人(当然包括所有非金融资本在内)都是一种事实上的额外收税,而具有货币发行权的美联储及其背后的国际资本却可以高枕无忧:随着美元的进一步贬值,国际资本对美国的控制也进一步增强。所以可以很明确地说:美元就是国际资本通过美联储贩卖给美国以及全世界的毒品,国际资本要的其实根本就不是更多的钱,而是对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更加全面、深入、牢固的控制。

说得更加直白些,美国政府存在的意义不外乎维持美联储一直不断地吸美国人的血汗。在现在的法律框架下,除非把美联储的货币发行权给夺回来,否则任何解决美国债务问题的努力都是闹剧一场、是完全不可能的任务。公平地讲,1913年后,爱国的美国人士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跟美联储的斗争:肯尼迪总统(John Kennedy)就曾经颁布过政府重新拿回货币发行权的总统行政命令(第11110号),可是不久后他就被暗杀了,继任的强森总统(Lyndon Johnson)立即就废除了前任肯尼迪总统有关货币发行权的政令;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也曾想就恢复美元的金本位放手一搏,也同样遭到了刺杀;现在参与总统大选的美国众议员Ron Paul也在大力疾呼废除美联储,要么他不会胜选,要么也逃不出被刺杀的命运。

到这里,我们就有了足够的讯息来探讨西方民主的精髓了。大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没有?我们找不出在二战后有一个国家在完成工业化之前实行西式民主制度成功的例子(比如:印度、菲律宾)。战后,凡是经济上成为强国的,都是在国家威权专制的社会条件下发展起来的(比如:南韩、新加坡)。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呢?其实,这里面的玄机很简单:一切向钱看!谁控制了钱,谁就控制了一切。在西方的这些民主国家里,利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的国际金权和本土资本都完成了对整个社会的控股,余下的股份即使由普通的国民拥有(通过多党普选投票实现),对国家的政策也不会产生实际的影响,因为谁上台当政都得实行背后控股老板的意志。更糟糕(隐晦)的是,控股方通过所谓的“言论自由”,进一步分化普通国民的议政、参政的力量。比如,民主党长期处于两院的绝对多数,可是很多有利国民的法案就是不能通过,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民主党的组成太复杂,诉求太多而相互矛盾,让控股方能够在局部“以少胜多、分而歼之”,即使偶有失手,控股方也能通过每年的政府预算给实施法律监管的政府部门“釜底抽薪”,达到“有法不行”的效果。(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本质上就是“无法可依、有法不行”的恶果。)因此,凡是一个国家的控股没完成或者控股势力内部出现巨大利益分歧,实行西式民主必败,国家社会必定经历反复无常的政治动荡。

二、美债危机博弈与国际资本的中棋局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看清这次美债危机背后的真相了。美国现在的债务危机实际上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效应:由于金融危机后,国际资本完全绑架了美国,美国执政当局基本上只救助了华尔街势力,引发了控股方内部国际资本跟本土资本的严重对立,进而演变出来债务危机的较量。参加这场搏斗的都是些什么势力呢?据古风观察,主要有如下几股势力:

1)奥巴马及其美国执政核心代表的是国际资本(美联储、华尔街、IMF、World Bank)。如果您留意一下近来的新闻,就会发现新上任的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跟欧巴马一唱一和,几乎对美国赖账的严重后果发出相同的威胁。国际资本利用美债违约后的高利息,造成美国本土资本无法应付的营运成本增加,来逼迫美国本土资本放弃削弱国际资本对美国的控制。所以说国际资本实际上已经成功地绑架了整个美国,美国最后只能毫无悬念地继续提高债务上限。

2)美国议会中的共和党大部代表的是本土资本(美国非金融的其他资本)。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本土资本的确一路走得很艰辛,内不为美国政府大力救助,外受中德的挤压,如果还要承受未来的更高税率,那一定会是雪上加霜了。在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利用预算和债务上限的议题放手一搏,想跟国际资本谈条件:把自己从未来的高税率和削减政府开支的双重“剪羊毛”过程中解脱出来。

3)美国议会中的茶党和少数搅局派代表的是美国中产(比如:Michele Bachmann、Ron Paul、Rand Paul、Jim DeMint、Mike Lee、Ron Johnson、Pat Toomey、Jeff Sessions、Marco Rubio)。他们有的想彻底挣脱美联储的束缚,有的想平衡预算消除财政赤字,有的想守住不增加(自己)税收的底线。在与本土资本妥协后,大体支持“节流、不开源”的法案,让处于社会下层的民众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买单。剩下不妥协的少数,也根本不可能再起什么大的作用了。

4)美国各大传媒(除Fox News外)和三大金融评级机构(S&P、Moody’s、Fitch)基本上都为国际资本发声。他们实际上就是国际资本的喉舌,配合国际资本及其前台代言人(美国执政核心),一起来恐吓、麻痹、愚弄美国本土资本和普通国民,以达到他们继续掌控美国的目的。

5)Fox News还是坚定地为美国本土资本和中产呐喊的。在全美国的传媒机构里面,Fox News的确是个异数,一直毫不动摇地站在美国本土资本和中产的立场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Fox News的同一个系统的传媒开始同时在英国和美国受到执政当局的打压。如果Fox News及其后台不能抵抗得住国际资本的进攻,最终可能逃不过被瓦解的命运。如果新闻集团(News Corp)最终被拆分,国际资本对美国的控制程度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境地。

6)美国议会中的民主党成分复杂,几乎涵盖了各种政治势力。由于力量不能集中使用,即使总人数占优,在历次重要议题的博弈中总是处于下风。

7)这里面唯一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就是美国的下层。

实际情况是刚刚通过的美债上限法案已经绕过了美国的宪法,容许成立由13人组成的“超级政治常委会”(Super Committee):两院各出6人再加上总统。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13位“美国政治局常委”中的大多数将是国际资本的代表,少数留给本土资本,而中产和下层将基本失去代表权。这13人 “美国政治局常委”将会起草未来的美国财经法案,直接送两院投票认可,未来的两院议员再也不能修改、阻扰立法过程了。看到没有,在美国这个标榜“民主自由法制”的自由世界领袖的国度里,控股的老板们也开始跳脱衣舞了。所以,古风敢肯定这次美债危机最后还是会通过剥夺下层福利(政府的社会服务)来暂时度过难关的。可是,下层的羊毛都剪光了,中产就成了下一个狩猎目标。所以,身处中产的很多中国人不要高兴太早啦。到下届选举完后,中产就会受到沉重打击。再后,国际资本就会跟本土资本脱离,美元就会崩溃。这个最终结局会在5-10年内出现。

国际资本跟本土资本脱离或者美元崩溃的前兆,就是三大金融评级机构在国际资本的操纵下开始渐次下调美国的国债等级,当然这个操作过程不会像它们对待欧元区那样的剧烈大幅下挫,而会是一家先微调,两家维持不动,过了一个季度后,随着美国经济的进一步恶化,后两家再跟进。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就在本文撰写的过程中,S&P在8月5日把美国的评级从最高的AAA下调到了下一级AA+,而Moody’s和Fitch却没动。呵呵。。。预计三大评级机构下一步会下调英国和法国的评级,开始对欧元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势。如果这样,IMF总裁拉加德就会在法国被发现“滥权罪”成立,IMF又会换人作了(详情见下)。大家拭目以待吧。

大家看到这里心中一定会有个疑问:美元不是美联储发行的吗?如果美元崩溃了,美联储不也灰飞烟灭了吗?的确如此,可是别忘了美联储其实就是个空壳,真正的后台控股老板们又会利用美元崩溃带来的金融危机和政治恐慌,再催生出来个“北美联储”,通过新发行的“北美通用货币”(Amero)来取代美元,把整个北美洲都纳入到新成立的“北美政经共同体——北美联盟”(North American Union)中去。赫赫。。。这才是国际资本的中棋局啊!您一定会说:不对不对,这怎么才是“中棋局”呢?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棋局吗?当然有啦,让我们回味一下IMF前总裁卡恩性侵案吧,然后大家就更明白个中奥秘啰。

三、美欧货币战争与国际资本的大棋局

在2011年,最具有戏(喜)剧化的事件就数IMF前总裁卡恩性侵案了,在短短6个星期内,把全世界都捣腾了一番,最后除了卡恩未获出美国自由外,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原点:IMF新任总裁仍然由法国财长担任,欧洲人继续占据着这个宝座。(卡恩在就任IMF总裁前也曾任法国财长。)更为巧合的是一连串的时间序列:5月14日,卡恩遭到逮捕,美国的几大媒体对卡恩大加鞭挞;5月18日,卡恩辞去IMF总裁职务;5月20日,卡恩即获保释;6月29日,新IMF总裁拉加德就任;7月1日,卡恩即被无保释放,先前对卡恩口诛笔伐的媒体又突然开始为卡恩鸣冤了;7月4日,法国女作家巴农又以“强奸罪”在法国起诉卡恩;而美国这边的检方对卡恩的无罪释放又迟迟不见下文,致使卡恩一直不能离开美国,同时也将错过投入法国总统选战的最后报名期限。看出点门道来了没?有人(当然是几大传媒和美国的后台控股国际资本)就是要把卡恩从IMF以及未来的法国(乃至欧洲)的政治舞台上清除出去。为什么呢?这首先要从IMF的本质谈起。

跟“世界银行”(World Bank)一样,IMF虽然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可它的内核一点也不“国际”:西方资本是绝对的控股方(控股实力超过44%)。在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看来,世界银行和IMF无非就是西方资本对非西方世界实施进一步控制的利器。它们打着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旗号,选派曾经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所谓大师(其实就是西方的政经杀手),教授发展中国家如何运用自由市场经济原理,“大跃进”踏入发达国家行列。这些西方的政经杀手使用的手段其实简单得吓人:首先,他们高估一个处于地缘政治关键点或自然资源富有的发展中国家未来的经济状况(当然这其间有对当地腐败官僚和知识精英的贿赂);然后,依据高估的成长率,从世界银行借贷出在纸面上能够偿还而实际上无法偿还的巨额外债(当然这其中的一部分直接存入了当地贪官在海外的秘密银行账户,以作为未来持续遥控这些贪官的缰绳);然后,这笔巨额贷款立即转入了指定的西方工程公司的账号,委托这些公司到债务国从事有利于西方未来控制当地资源的基础设施建设(而外债却成了债务国全民的负债);然后,等待着债务国出现违约的情况,IMF再派出宏观调控的经济专家,协助债务国进一步“现代化”,将原国有的战略资源(如能源、矿藏、饮水、粮食、交通等)全部私有化,金融部门彻底取消监管,国民经济贸易完全自由化,这一切都通过法律条文的形式固定了下来(当然这期间不能缺少当地的媒体与文化知识经济金融精英对当地人民的普世教育);然后,西方资本长驱直入,依靠法制的手段,自由地攫取着债务国的资源,作起了奴役债务国人民的主人。这就是西方资本所宣扬的所谓“法制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精髓!

可是,美国却并不用开给别人的药方来治自己相同的病。比如,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美国和IMF就要求那些遭灾的国家大幅削减开支、减少赤字、调高税率、任由本土金融机构倒闭。轮到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了,西方国家全部是反其道而为之。赫赫。。。西方的那一套“法制自由民主”普世价值都是留给非西方国家用的,西方自己用的是“有西方特色的普世价值体系”。大家懂了吧。

在这里,需要对西方资本作一个梳理。西方资本总体上分成三大块:美国的本土资本(也就是美元的使用者),欧洲的本土资本(也就是欧元的坚定支持者)和游离于欧元区外的国际资本。在这三大势力中,国际资本目前是势力最为强大的,同时它也与美国本土资本利益交集最大,因此占据着全球金权的巅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三股资本势力间的矛盾明显地公开化,并朝着更加激化的方向发展。

那这跟卡恩案件有什么关系?当然有,而且关系巨大。卡恩作为法国的前任财长和IMF的前任总裁,当然知道西方资本运作的内幕。可是卡恩就任IMF总裁后,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良心发现,还是由于忘记了自己只是国际资本的一个高级打工仔的角色,他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就对IMF的运营开始改革,逐渐远离长久以来的西方资本自肥模式,向发展中国家进行政策倾斜,同时携手欧盟对欧元区的债务危机进行了大量实质性的救助,表现出强烈的亲欧洲本土资本的倾向。相比于国际资本和美国本土资本的联合体,势力较弱的欧洲本土资本只有跟新兴国家建立统一战线,才有点胜算。所以,亲欧洲本土资本的卡恩才会实行有利于新兴国家的政策。可是卡恩所做的这一切改革都与游离于欧元外的美国的国际资本的宗旨格格不入,所以才有后面的卡恩受难记了。

果不出其然,新上任的IMF总裁拉加德虽然任命了一名中国籍的朱民为副总裁,作为中国对她支持的回报,但是在现有的IMF四位副总裁中(第一副总裁为美国人,再加上来自日本和埃及的两位副总),权力还是牢牢地操纵在西方资本手中。拉加德同时全力配合国际资本搁置对欧元区的救助计划,并收紧了欧债援助的条件。比如,IMF就严格要求:除非希腊削减开支、增加税收达到要求,否则救助不可能实现。在刚刚结束的美债危机过程中,拉加德也跟国际资本和美国的执政当局紧密合作,发出许许多多骇人听闻的言论,用美债违约的诸多严重后果来恐吓美国普通国民,为国际资本的运作保驾护航。在看到拉加德跟国际资本打着这么火热之后,欧洲的本土资本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这不,在“察其言、观其行”1个月后,8月4日,法国开始对拉加德在任法国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长期间的滥权行为展开正式的司法调查。至于调查的长度、广度与深度,就要看未来拉加德所领导下的IMF的言行来决定啰。这场西方金权的“三国志”是越演越精彩啦!

这出戏该如何收场呢?这就要先看透西方资本的各自目的。欧洲本土资本虽然推出了欧元,并已成为继美元之后的第二大国际储备货币,但是其所占的份额低于30%,还不到美元份额的一半。再加上国际资本和美国本土资本联军的强力进攻,没有相应的统一欧洲政治力量作为后盾,欧元现在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如果没有中国在背后加以支持,欧元早就土崩瓦解了。因此,在现阶段,欧洲本土资本必须跟中国紧密合作,才有可能自保。而站在对立的另一方就是国际资本和美国本土资本的联军,他们资本运作的载体就是现在流通的美元,占据着全世界外储的60%强(是欧洲本土资本的两倍多)。可是经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的美元天量供应导致的美元信誉危机,让欧洲本土资本看到了继续做大的希望,大西洋两岸的明争暗斗就更加激烈了,所以才出现了中东革命以及后来的利比亚战争。同时在货币战争的层面,受控于国际资本的三大评级机构开始首先对欧元区内的外围小国(希腊、爱尔兰)发起评级剧烈下挫的攻击,渐次由外向内(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触及欧元区的核心(德国、法国、荷兰)。国际资本的目标就是击溃欧元,然后利用欧元崩溃后的政金真空,在自己的控股之下重组欧盟的政治、经济、金融体系,推出自己发行的新欧元,催生出受自己操控的新欧盟,众多的欧洲国家在欧元崩溃后的金融危机之中只好放弃自己的政治主权,接受国际资本的奴役。这才是国际资本的大棋局啊!

四、中国与西方博弈的全球超级大棋局

在这个大棋局之上,还有个更大的“超级大棋局”,而其中的真正大玩家只有西方跟中国两家:这是中西方从政治体制、经济发展、金融管理、科学人文进步、军事安全等全方位的综合竞争。行文至此,需要对全球的多极区域化做个介绍了,然后我们才能看清楚未来的国际局势的走向。

在西方主流媒体的宣传中,对当下非西方世界的区域化好像刻意地报道得不多,即使有点新闻,也大多是几笔带过(下面就会讲到这里面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目前全球已经有如下几大国家联盟体系:

1)欧盟(European Union)

2)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

3)南美洲国家联盟(Union of South American Nations)

4)中美洲统合体(Central American Integration System)

5)加勒比共同体(Caribbean Community)

6)阿拉伯国家联盟(Arab League)

7)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Cooperation Council for the Arab States of the Gulf)

8)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9)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

10)太平洋岛国论坛(Pacific Islands Forum)

11)源于前苏联的独联体(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俄白联盟(Union State),欧亚经济共同体(Eurasian Economic Community)

12)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在未来的全球大博弈过程中,中美洲统合体和加勒比共同体要么并入南美洲国家联盟,要么为将来的北美联盟的所吸收。阿拉伯国家联盟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极有可能合并为统一的阿拉伯联盟(Arab Union)。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随着中国国力的进一步提升,未来的上海合作组织在消化独联体、俄白联盟、欧亚经济共同体之后,会整合东南亚国家联盟、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和太平洋岛国论坛,而成为实质意义上横跨欧亚大陆的超级“亚太联盟”。这样,未来的全球区域化就会呈现出高度统一化的六极趋势:

1)亚太联盟(Asian-Pacific Union)——以中国为中心,核心成员包括印度、俄国、日本、澳大利亚等,涵盖所有除西亚外的亚洲、太平洋国家;

2)北美联盟(North American Union)——以美国为中心,核心成员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

3)欧盟(European Union)——以德国为中心,核心成员包括法国、英国等,涵盖所有西欧和东欧国家;

4)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以南非为中心,涵盖所有非洲国家;

5)南美联盟(Union of South American Nations)——以巴西为中心,涵盖所有南美洲(包括中美洲)国家;

6)中东联盟(Mideastern Union)——涵盖所有西亚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

这其中,前三极处于全球事务的主导地位,后三极是前三极的资源提供区和产品消费区。

当然,未来的局势是不一定会如此理想化的,适当的微调是不可避免的。比如,处于北非的阿拉伯国家极有可能脱离非洲联盟,而完全融入中东的阿拉伯联盟。少数西亚的产油国(如伊朗)也可能决定加入亚太联盟。同样处于中东的以色列就有好几种可能的出路,要么加入中东联盟(下策),要么加入亚太联盟(中策),要么加入欧盟(上策),甚至不排除加入北美联盟的可能。

以上“超级大棋局”的内核也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关键就要看中国和西方的博弈效果了。如果未来中国在关键的几着棋上失误,亚太联盟、北美联盟和欧盟都有可能被由国际资本控股的美国主导,那么全世界就完全处于国际资本的淫威之下了(如此这般人类文明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这就是为什么受国际资本操纵的西方各大主流媒体很少详细地谈论国家联盟体系的原因了:他们想在人们不察觉的状态下,把全世界的政治经济金融全部垄断起来。现在,中西方在定义“超级大棋局”内核上的斗争早已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大家不可不察啊。

那么,未来中国必须下好哪几步关键棋呢?我们还是从政治体制、经济发展、金融管理、科学人文进步和军事安全等几个方面来阐述一下吧。

五、中国政治制度的独特性

不可否认地说,中国有其独特的政治制度,即不同于西方的多党普选,也不同于世袭的独裁或终身制,而是在一个执政党的框架下的多党派(包括几个民主党派)民主共和制。而且执政的核心也是有固定任期的,治理国家的大计方针都是由广泛具有社会各阶层代表性的政治局常委会集体决策(博奕)的结果。这样的政治体制,一方面避免了西方多党普选制的所呈现出来的短视、哗众取宠、效率低下与易受特殊利益集团控制的弊端,另一方面又彻底杜绝了终身独裁或世袭的可能。

更为特别的是中国独有的干部选拔制度,当然这又与中国的特殊国情密切相关。大家都知道这个常识:中国幅员太辽阔、人口太众多了。一个县的人口很多都跟一个小的国家的人口相当,一个省的人口都赶得上一些大国的人口。您可别小看人口多寡这一重要因素。比如在美国,基本上所有的总统要么来自毫无行政经验的议员,要么就是州长出身。即使是由有行政经验的州长来作总统,其上台后所面临的国内外局势,一般都没有能力、也没有宏观的视野去智慧地处理,因为他们以前所管理的人口太少了、经济的多样性严重不足、人群的差异也不大,直接造成他们作州长时所面对的问题一般都比较容易解决。这样,等他们靠民主选举登上总统宝座的时候,大多都没有很扎实的管理大国的执政能力,是很容易被花花绿绿的各种忽悠给降服的。如果不是后面有强大的金权(垄断寡头资本)在操控,西方列强早就呜呼哀哉啰。您能想象诸如Sarah Palin类的人物出任美国的副总统吗?可是,Sarah Palin又的的确确是美国一个干的还很不错的州长咧。有点搞笑是吧。相比之下,中国就很不同:一个县长所面对的问题就已经相当错综复杂了,人口不仅多,而且他们的差异还特别大,再加上自己还得在不同派系的政敌间周旋。可以很肯定地说,中国的一个称职的县长或县委书记可以引领世界上的一个小国,中国的一个有才干的省长或省委书记完全能够出任世界上一个西方大国的领袖。现在,您就知道中国最高层的领导(政治局常委)都是些什么人物了吧:他们都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实干上来的,很多不仅在社会指标上相差巨大的不同省府任过职,还在中央的多个部委历练过。他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一等一治国良才。

再详细地说开去,中国的最高领导层(政治局常委)的构成的确具有对全社会各阶层的广泛代表性。总的来划分,现在的中国社会有两大阶层,就是有权势、有钱人的上层(以太子党为代表)和中下平民阶层(以团派干部为代表)。就平常人所说,所谓“太子党”指高官后代或晚辈;所谓“团派干部”指无高官背景的草根才俊。更广泛地说,太子党是门阀、财阀、贵族、社会高层人士的代表,团派干部是不属于太子党的其他社会贤达。不论身处何种社会,这两类人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容否认。一个好的社会政治制度就是要让这两类人里面的人才都能为国家的繁荣而和谐地奉献。重要的是贤才能够出头,加入到执政团队中来。

其实,如今的英国、加拿大就是如此的政体:下院及其总理由民选的草根人士出任,上院及其国家象征性的元首由非民选的门阀、财阀、贵族人士担任。全国各阶层以共和的方式都来参与国家的治理。再回头看看中国2千年来的历史,就会发现古代的中国早就有了类似的系统,宰相及政府官员大多由民间出身的文人状元出任,王公贵族则是皇家的私事、由皇帝指定。现在中国的政治体制可能是2千年来最好的:真正做到了不论出身的唯才是举,全国各个阶层的民主共和。据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所言: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要以历史为戒,避免跌入任何利益集团所设计和制造的国家陷阱。这可是至理名言啊!钱穆的这一治国真理,供后世崇敬。

相比之下,美国的民选总统大多是会吹牛的演员而已。事实上,美国总统都是前台的木偶,后台的金权才是真正控制美国的老板。美国的这个政体跟中国的很不一样。比照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的论述,中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而美国其实是由“金权集团”把持的部落政权。这才是现代人文科学最大的画皮:原来中西方做的和说的都是反的嘛。

诚然,为了极力避免政府沦为金权的工具,中国古代几乎一直奉行“重文轻商”的政策,这的确是有其先见之明的智慧的。更客观地说,西方的“重商轻文”固然不好,中国古代的“重文轻商”也非妙招。要“文商并举”的百花齐放、万马齐鸣的场面才壮大!而如今的中国就是在实行“文商并举”的国策,怎能不繁荣兴旺呢?没道理呀。

从1978年以来的30年改革开放,中国在中共的带领下创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社会高速发展实例。这个伟大的成就还得益于中国奉行的一套很特别的“改革开放试验田制度”。上文中已经详解了西方资本通过IMF和世界银行奴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内幕。当然从中国开放改革以来,西方资本一刻也没有放弃过对中国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图谋,可是中国独特的政治制度(特别是干部选拔制度)和改革开放试验田制度,对西方的阴谋有自然的防腐性,让西方的政经杀手们无法得手。西方资本即使通过各种渠道(比如IMF、世界银行、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和耍各种花招(各类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比如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内基基金会、索罗斯基金会)能忽悠一些中国官员(比如赵紫阳、胡耀邦之类)、精英学者(比如茅于轼、龙应台之众)和文艺人(比如艾未未、刘晓波之流),可是不可能把中国的所有最高领导层都蒙蔽了。同时,西方开的药方还得过“试验田”这一实践关,这可是实打实的真功夫,靠骗是玩不转的。退一步说,如果几个省市或者几个大的企业的试验效果不好,损失也在可控的范围内(顶多就是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千分之几),西方再想把事情搞大来实施不经过实践的休克疗法是毫无任何机会的。当然,中国也经历了很惊险的1989年,中国当时就差一点在赵紫阳和胡耀邦的手上被西方资本如前苏联般给毁掉了。好在中国不是独裁制度,是政治局常委的集体领导合议制,再加上有智慧的老政治家的扶持,新中国就成为了西方资本一直都没能征服的最后一块处女地。客观地说,中国就是人类文明未来的唯一希望所在,我们不得不都来为她祝福。

六、中国的极左与极右势力

到这里,我们需要了解一下中国社会时下的两股偏激势力:中国的极左与极右势力。整体说来,中国的极左势力还是站在广大的普通人民这一边的,他们看问题的眼光也很准,可是开出的药方不会很实用,因为“知道问题所在 ≠ 正确地解决问题”,在实践中不能只为一方的利益来考量而想解决整个国家乃至世界的问题。中国的极右势力确实是资本的代言人,他们考虑问题、看待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完全是为少数富人服务的。极右的势力对问题本质的认识就是根本性错误的,他们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更是祸国殃民。更加值得大家提高警惕的是,在中国当下的经济发展状态下,中国的极右势力的很大部分又都是为外国资本服务的。因此,对于这两股偏激势力,正确的做法就是走中道无为的发展道路:对极左的意见要虚心接受,因为这对我们发现问题的核心很有帮助;对于极右的东西,可以参考但不可照单全收;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状况,作出适时的调整,该左即左、该右就右,不可僵化教条,在保持社会总体的择优竞争制度下,充分照顾到社会的公平正义,让国家经济奔驰在可持续性发展的道路上。

在台湾,国民党的当权派一直是极右,而广大的民进党人却是极左的。大家都看到了台湾过去20年极左执政的恶果。大陆建国前30年(1979年前)也充满了极左执政的不良记录。从中,我们可以总结出:极左虽然是从大多数的平民立场出发去解决问题,可是他们的执政结果真的很不如意。在现在的美国以及欧洲和日本,重重的政经危机,也证明极右执政也走进了死胡同。与此相比,中国大陆自从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长时间超高速发展,不正是中国执政当局所奉行的中国中道无为模式的伟大成功吗?可以很肯定地说: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新的世纪,全人类的治国理念也会逐渐融入到中国的中道无为发展模式里来的。

再次,我们就来说说近来很有意思的“蛋糕争论”。极左势力(以薄熙来为代表)要“分好蛋糕”,极右势力(以汪洋为代表)要“做大蛋糕”。两派争得不可开交。其实,这个“蛋糕争论”是前一段时间以来的“藏富争论”的自然延续和变异。财富藏于何处(“藏富于民”还是“藏富于国”),历来为人们所争论,古今中外皆然。撇开意识形态,我们可以从历史的长河中去寻找解答这个问题的答案。要说“藏富于民”,中国的宋朝做的最好。可是宋朝好吗?宋朝总被金、元欺负,一点脾气都没有,直到最后亡国。这说明“藏富于民”其实没有很多人说得那么地好。“藏富于国”在一个国家向上发展的过程中是极其重要的,否则国家只会永远成为列强的下手。这样的民族前途恐怕不是我们大家希望看到的吧。

用中国的现代史的事件做个类比,大家就能明白其中的奥秘了。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状态就好像中共刚刚从八年抗战中走出来的时候一样,虽然实力跟抗战前比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可是绝大多数的部队的军需装备还相当落后,军事理念还停留在打游击战的层次。如果在这个当下,大伙一下子就把缴获的日军硬件给平分了(藏富于民),继续用游击战的方式跟国军对抗,后果就会是没有新中国了。正是由于中共在当时的形势下,通过及时的整编,把军队从打游击战的层次迅速提升到了打阵地战的正规军层次,进一步加强了中共军队抗击国军的实力(藏富于国),所以才有后来的大兵团规模的三大战役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也才有后来更加凶险的韩战的伟大胜利。

因此,我们要明确地了解:“藏富于国”是发展的手段,“藏富于民”是发展的目的,不可把初级阶段的方法(藏富于国)用到高级阶段(藏富于民)上去,反之亦然。在现代历史里面,有很多的发展中国家(比如阿根廷、智利、泰国、墨西哥、巴西、马来西亚等)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人均GDP达到4千美元)后,过早地从藏富于国的初级阶段大跃进地进入到了藏富于民的高级阶段,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而葬送了国家发展的前途。而在这个过程中,西方的政经杀手们通过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化,故意地给发展中国家兜售“民主人权的罂粟花药方”,一直把藏富于民的目标跟藏富于国的手段的概念偷换,利用发展过程中必然发生的贫富差距和官员的腐败来激化社会矛盾,把刚刚做大一点的“蛋糕”给均分了,致使发展中国家丧失了资本集中使用的能力,面对自由出入国境的西方资本全无防守之力,结果让这些发展中国家永远处于发展状态,而西方资本长久地占据着人类社会的顶端。大家要擦亮自己的眼睛、清醒自己的头脑,不要再被西方的 “罂粟花革命”给忽悠了。

古风很怀疑那些鼓吹在现阶段中国大举“藏富于民”的人士的企图:要么动机不纯,要么如赵括似的瞎开药方,要么真的是天真无邪,还有就是根本脑残。说到这里,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出中国的极左和极右,虽然出发点迥异,最终都在有意(极右)无意(极左)之中堕入了西方资本设计的圈套。未来的中国政经如何走?其实很简单:让极右势力去努力“做大蛋糕”,同时容许极左势力在不动摇国力的前提下去“分好蛋糕”。这就是未来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核心任务。

七、中国未来关键性的五年

再回到中国的经济发展上来。大家可能都没有察觉,从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在短短的3到4年之间,中国的经济又增长了40%多,而西方列强(G7)却在停滞或萎缩。在如此剧烈的反差之下,西方资本内部的矛盾出现了空前的激化,货币战争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1-2年之内极有可能发展成更加激烈的贸易战争。西方国家将面临长时间的经济衰退,高失业率经久不降,再加上由于货币崩溃引发的严重通货膨胀,在矛盾无法化解的时候,西方资本就会通过第三次世界大战来重新洗牌。未来的5年,如果人类没有发展出足够的和平力量,这个悲剧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怎么办?

中国只有立即疯狂地壮大自己的军力,不仅为自己,也为世界的和平保驾护航。所以,我们看到2011年以来,中国军队的建设越来越高调,发展速度越来越快(J20首次公演,第一艘航母完工,东风21D打击航母导弹,无人机等等),令人目不暇接,目的就是要尽一切可能推迟甚至打消即将到来的军事对抗。同时在中国军力的保护下,只要中国的经济在未来的5年和平期内继续高速发展,先把自己的实力做大,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等待西方资本内部的争斗最终导致美元和欧元的双崩溃的时候,中国的人民币才有足够的空间容纳蜂拥而至的国际游资,而一跃成为新的国际根本储备货币,从而对IMF和世界银行进行资本改组,成为国际金融的控股方。未来的全球金融体系将建立在单一超主权通用货币(“地球元”)的基础之上来运作。而这个未来的地球元将根据每年各个主要国家的经济占全球的比重来限定其主权货币的贡献份额。由于中国的经济未来还会长时间高速发展,到本世纪中叶,人民币将成为地球元实际上的代名词。哈哈。。。美好的未来等待着我们大家哟!

从最近一段时间的国内政治经济讯息来观察,中国已经开始自己主动挤压房地产泡沫,大力推动低端产业移植中西部的战略,同时开始悉心培植沿海地区的高端产业。中国宏观调控得很精妙,比如通过提高基本工资、缓慢有序地升值人民币等等手段来达到预期目标。当然,大量的低端产业不可否认地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日本遭遇了强震、海啸、核泄漏的三灾,其后日本的恢复重建为中国的产业升级、产业转移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缓解了中国面临的重压。过了不久,法英美又在利比亚大打出手,如果这次战争久拖不决,继续消耗西方的实力、拖住西方的精力,中国又将获得极其宝贵的5年和平发展时间。

未来5年是中国崛起的关键期,如果这一步走得稳当,中国的产业升级和转移就大功告成,以后30多年的发展就会一马平川了。在如今这个关键点,中国的确需要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都团结起来,为我所用。比如,可以对西方本土资本开放部分国内市场,甚至容许西方的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金融领域(当然要加上更加严格的监管),这样一方面可以加速中国自身的发展,也能起到一定的投鼠忌器的效果。同时,国人也要对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斗争的险恶有清醒的认识,明白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平常想象的那么美好和天真,而是充满了邪恶的暗流,时刻警惕自己不要沦为西方资本的反华炮灰。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西方的主流媒体和国内的极端势力对凡是有利于中国发展的战略性工业项目(如三峡大坝、高铁等)都极尽贬低、诋毁、中伤、造谣之能事,而许许多多科技常识匮乏、管理经验缺失、情绪容易躁动的普通民众又加入到了这一连串的“口水衰歌”的合唱中来,给中国的执政团队制造困扰和阻力。对于这些责难,我们还是要维持个平常心好些,对于参与其中的大多数自信心不足的国民,要耐心等待他们的心智成熟起来。只要中国清醒地把握好自己发展的战略方向,战术上的过失是无关大局的,同时我们也要把手头的工作做细,尽量不要落人口实。(可以预见,未来的国产大飞机和核能整套设备还将接受更加严厉的口水洗礼咧。大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八、中国模式的实质

最后,让我们运用客观事实和正确的逻辑导出“中国模式”的实质。首先,我们大家都要想想:中国如果真的如某些人抱怨的有那么严重的“思想和舆论自由与民主”的问题,为什么经济发展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反过来问:美国及其西方列强,如果它们的“思想和舆论自由与民主”真的如它们自己吹嘘的那么地好,又为什么没能转换成经济发展的现实成果呢?客观的现实迫使我们最后不得不承认:所谓的“思想和舆论自由与民主”(还加上其他的西方普世价值)跟经济的发展其实没有什么前因后果的关联。而这其实是重复说明了经济决定论:人类的社会价值的确都是受经济束缚的。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人,光有民主自由的权利,又有何用?还是老邓说得好:不论黑猫还是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抓不到老鼠的猫,再漂亮,也没有任何实际价值。所以,说到底,“中国模式”的本质其实就是建立在实践基础之上的灵活机动的实用主义。兜了这么一大圈子,我们又回到了“物质决定意识”的唯物论上来了;相对于西方所兜售的“普世价值决定物质”的唯心论,哪一个更正确呢?不言而喻了吧。哈哈。。。

中国的发展模式的确给人类带来了希望,只有中国成功,这个世界才有救!

【全文完】


 
 Respond to this message   
Find more forums on Armed Forces SurplusCreate your own forum at Network54
 Copyright © 1999-2014 Network54.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of Use   Privacy Statement  

明辨, Chinalover
cn@ccina.com chinalover2000@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