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以收复中国失土为毕生奋斗目标!


中国失土收复同盟

俄国侵占我国领土,共有 五百八十八万平方公里 俄国是
中华民族的世仇大敌! 我们必须努力促使俄国贫困和不断
地分裂下去,因为这是我们收复北方领土兵不血刃的方法。


 

 返回主页  

中华英雄冉闵-----一千多年前拯救整个汉民族

November 2 2011 at 3:53 PM
Anonymous 

 
中华英雄冉闵-----一千多年前拯救整个汉民族的种族大(2010-01-17 10:15:57)转载标签: 历史燕军鲜卑汉人冉闵沙河文化
中华英雄冉闵-----一千多年前拯救整个汉民族的种族大屠杀
一)有关冉闵的前言
  冉闵,为汉族的存在作出突出贡献。但在学生正规历史教科书上没有的人,甚至很多历史系的大学生都不知道,除非对这段历史特别喜爱。
  五胡乱华,汉人传奇英雄冉闵,胜过所有古西腊神话人物。却没有得到历史应有的评价。当时正如古书所描绘"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汉人冉闵忍辱二十年得机起兵造反,力图匡复华夏,灭胡无数,血洗亲人之仇,亡国之恨!及至群胡围攻。首战,冉闵以五千汉家子,大破胡骑七万。次战,汉骑一千,败其三万。再战,诛胡军三十万,凡此十数战,项羽再世鏖兵金匮,校战玉堂也不复如此矣。汉家军威振于北朝,冉闵立我汉家精神,不复为任人屠割之羔羊。
  在中国,没有任何"缺点",几乎"完美"的岳飞,文飞祥都可轻易取消"民族英雄"称号。如果岳飞没有内部阻挠,成功"收复中原",同样要杀很多胡人。他也会背上"种族屠杀"的罪名。
  
时过一千六百多年,冉闵的豪壮语任激动人心:
   "诸胡乱我华夏大地,也已数十年,今我与诸君尽诛天下胡族,共雪我中原百姓血海深仇。" ——大会英,致书各地。
闵遣使临江告晋曰:"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朝廷不答。
   "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凶禽一样,人面兽心的蛮夷尚且可以称王称帝,何况我乃是堂堂中华英雄!"——被俘拒降。
  冉闵死,遏陉山草木悉枯,蝗虫大起,天以不雨以示大哀无泪。天地大恸无非屈圣贤辱,千年不得昭雪。连上苍都知道冉闵的冤屈,上天都感动了。
二)不什么不能让冉闵升为民族英雄?
  日本有史料他叫梁闵而不是冉闵,应是北朝的人写的。与中国唐朝编著的晋书有所差异。不讨论是梁闵还是冉闵的问题,他到底姓什么也无从考证,毕竟历史已经过去了一千几百年。因此我在有关他的帖中一律以冉闵为准。
  中国有关史料有《晋书》百三十卷,传为唐臣房乔所著,独宣武二帝纪,与陆机王羲之传论,出自唐太宗手笔。晋书尽管对后来称帝的冉闵有些微词但无恶意诋毁。
  在这之前的《十六国春秋》《涑水通鉴》《紫阳纲目》等等和日本国的有关史料,与《晋书》相出入者,亦不胜举焉。但史学界一般以唐朝编著的《晋书》为主。从这些书中看到的冉闵完全是一位英武非常的英雄。
  清朝在修史时对这些历书就作了大量的删改,使中国古籍残缺不全,破坏很严重。修《四库全书》删除、改动了很多中国古代英烈抗击五胡、金、元、清的宝贵史料。《资质通鉴》很多地方没有可信度。相反部分在日本朝鲜保存下来。
  中华民国十三年,浙江据说是旗人后代的蔡东藩作了一部小说,叫《两晋演义》。因为是虚构小说,并未讲求历史真实。书中传扬所谓正统观念,美化胡族统治者,有因果报应等封建思想,及较多不切实际自相矛盾的情节描写。该书对一些不合乎他个人观念接受的人物极度丑化。而这些内容是他引为根据的《晋书》根本没有的。他的小说中强烈指责冉闵所谓"弑君夺位",不奉东晋为正统。将十一二岁亲人死尽后忍辱负重二十载,最终手刃仇敌,为所有亲人和天下汉人报仇雪国仇家恨的英雄人物冉闵,写成好杀成性的屠夫。
    
  五胡乱华时,北方义军乞活军中有一员勇冠三军的虎将冉谵,他就是冉闵的父亲。后来陈午弟陈川带主力投降羯赵帝国,以东晋将领自居的冉谵和一些人继续战斗,冉谵用几百汉骑将上万羯军搞的昏头转向,石勒下令擒住这个人。冉谵因寡不敌众,受了重伤,被羯兵用网网住抓回来献给石勒,年仅十一二岁的冉闵也连同父亲一道被俘。冉闵年纪虽小,但已聪明懂事,智勇双全。据说石勒一看到他就很喜欢。
  羯主石勒本想将冉谵收为已用,叫医生给他治伤,但沦为阶下囚的冉谵,因伤势过重没几天就去世了。这时小冉闵亲人都已死于战乱,相依为命的父亲又去世,使他成为没有父母的孤儿;由于仇人的强大冉闵只有将仇恨深埋心底,强忍内心悲痛讨石勒欢心。羯主石勒欣赏勇冠三军的冉谵,加之冉闵聪明伶俐,石勒将小冉闵认作干孙子,为他改名叫石闵,并一手将他带大。羯赵后来的变态暴君石虎是石勒的儿子(一说是侄子,还有说是石勒与他婶子生的),因此推来冉闵算石虎的干儿子。冉闵"及长身长八尺,善谋策,骁猛多力,攻战无前。"成为后赵的一员大将。
  认冉闵为干孙子的石勒没有想到二十年后,这个十一二岁时由他带大的小孩。会有一天复姓冉闵,利用汉人对入塞胡族的仇恨,灭绝整个的羯民族,把他的儿子儿孙残忍的杀的干干净净,一个都不留。
  冉闵号召天下汉人扫清中原,消灭大量胡族。在被群胡绝对优势兵力围攻下,创造一个又一个以少胜多的真实神话。比如在与鲜卑的战斗中,冉闵以七多人的步兵千加约二千人的骑兵对十余万鲜卑骑兵十二战十二捷。(中国史书为十战十捷,中国史学界关与他的兵力问题一说为七千汉军,一说为一万汉军。基本是步军。)
  冉闵一生未和南方东晋打仗,即使冉闵被侵入中原的各胡军队围攻时,他在遥远的北方与各胡联军拼命,攻襄国的战争一度失利传闻他死了。南方东晋无耻的进攻他后方,以招降或武力方式向北推进,山东河南很多人以为他死了归顺了东晋。即使这样,终其一生他也未向东晋开战。
  
  《十六国春秋》《晋书》《涑水通鉴》 《两晋演义》中:
  〈闵乃语众道:"我等本是晋人,今晋室犹存,愿与诸君奉表迎晋天子还都洛阳,各分封牧守公侯,诸君以为何如?"晋使转报晋廷,廷议以闵亦乱贼,置诸不睬。〉
  〈闵临江传语晋使道:"胡贼乱我中原,已数十年,今我已诛胡首,只有余党未平,江东若能共讨,可即发兵前来。"晋廷亦置诸不睬。〉
  〈尚书胡睦进言道:"陛下圣德应天,宜登大位,晋氏衰微,远窜江表,岂尚能总驭英雄,混一四海么?"〉
  那时腐败的东晋情况怎样:
  〈晋征西大将军桓温,因石氏乱亡,已屡请经略中原,辄不见报。〉
  〈桓温闻浩擅权,很是动忿,一时无词劾浩,只把北伐为名,呈入一篇表文,略称:"朝廷养寇,统为庸臣所误。"〉〈浩在内掯住温表,不使批答,温竟率众数万,顺流东下,屯兵武昌,隐有入清君侧的寓意。廷臣闻报,相率骇愕。〉
  等恒温真正争取到北伐时,冉魏已亡。汉人在此后三百年再无能力光复中原。古代史学家评价:〈冉闵乘石氏之敝,起灭石氏,扫尽羯胡,僭帝号,复原姓,其志不忘晋,临江呼助,设晋果招而用之,亦一段匹磾之流亚。〉
  如果东晋不是偏安江南,有开明的国君,即时调用想规复中原的恒温北伐接应,或西进关中(冉闵曾请东晋发兵接应起兵响应他的关中百姓),中国有望早日结束这之后三百年频繁混战。冉闵死后,恒温北伐,他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南军,即使是精锐的北府军,面对北方胡骑主力也不堪一击。

三)汉人的地狱
  后赵开国皇帝石勒(羯族)公然明定胡人劫掠汉族士人免罚,胡人有所需,可以任意索取一般汉人的东西。同时又禁止汉人称游牧民族作胡人,而称"国人",违者斩。他的开国汉人大臣,来朝见他时,因身上值钱东西和衣服被胡人抢了,勒问他出了什么事,大臣正在气头上,说胡人抢了他,而忘了说国人。才发觉说错了话,赶紧向石勒赔罪,勒赦勉了他。可以想像一般汉人当时的处境。
   由于听信巫师之言,石勒对汉人
    其子(一说为侄,一说为与其婶所生)石虎更加变本加厉百倍。他跟一条毒蛇一样,脑筋里只有三件事,一是淫欲,二是杀戮,三是享乐。
  
   发男女十六万,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邺北。时逢暴雨,漳水水涨,死者数万人;
  
   石虎已有多处宫殿,还不满足,又驱汉丁四十余万营洛阳、长安二宫,造成尸积原野;
  
   修林苑甲兵,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
  
   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
  
  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
  
   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
  
  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石虎将邯郸(一说临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创全人类有史以来的吉尼斯世界记录。规定汉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者,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汉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
  
   ~~~~~~~~~~~~~~~~~~~~~~~~~~~~~~~~~~~~~~~~~~~~~~~~~~~~~~~~~~~~~~~~~~~~~~~~~~~~~~
  
   住在"富丽唐皇"宫殿里的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
四)威震中原
  公元348年,此时的石虎以病入膏荒的,中原广为流传着西楚霸王转世的传说。石虎以为是指已被除去的梁辑,西域天竺高僧佛图澄吟唱道"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将坏人衣。"石虎听罢,立掘殿下石看,果然棘草蔓生。佛图澄叹道: "灾星将至!" 冉闵字棘奴,勇悍善战,此时正在北方防制鲜卑。
  冉闵五万汉军在凌水,见鲜卑燕军二十万大军,兵强马壮军势威严。派部下领五千精兵试探了一下,大败而回。冉闵自此入城坚守,坚壁清野,只每日练军。不与燕军主力交战,打算等到隆冬,燕军给养不济,然后进击。可是三天后,邺城变故,冉闵恨不得马上起兵造反杀回去,但是他深知兵法,知道两军相峙,自己稍一后退,燕军一追,必然全军覆没。
  
  值得一提的是冉闵所带的五万汉军中,有五千名最强壮的冉闵训练的不怕严寒的死士,因每日用冰水擦身。起先每日一次,后来多至每日五六次,七八次。转眼时至隆冬,天寒地冻,滴水成冰。这些人也是每日冰浴不缀。(石虎征辽西的战争后,冉闵及他二三万汉军表现非凡,得到器重。冉闵因此得以扩招他的汉军,将自已的军队人数壮大到五六万。但在羯赵统治下,冉闵的汉军常常衣物短缺,冉闵令他们常用冷水澡,以增强抗寒能力。没想到以此竟训练出一支在冰天雪地里能轻装上阵的部队,哪些强壮者竟能赤身入战)
  
  等过新年,军中粮尽,他几次派人回邺城催粮,都是毫无音信。而且现在全军上下,没有不知道后方大乱的。军心动摇。若不是冉闵素得军心,大军早就土崩瓦解了。
  
   冉闵派出军兵到临近各州郡征粮。半个月后,冉闵把军中主簿周涛找到大营,问道:"我军粮食还可支持多久?"
  
  周涛躬身答道:"回大帅,本来我们还有近一万斛存粮,加上最近各军从临近州县自筹的军粮,总量应该有三四万斛,再坚持一两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现在每人每天多少粮?"
  
   "一般军校,每日一斤四两。"
  
  冉闵点点头,说道:"你下去后逐日刻减军粮,减到每人每天四两的时候,再来报我。你不必多虑,按令而行。另外军中有多少存粮,要严守秘密。如若除你我二人之外,有第三人知道,你就自己把头割了吧。"
  
  周涛只得听令,下去刻减军粮。一时间军中怨声四起。周涛整日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熬到每日四两,来见冉闵。冉闵闻报,当即传招众将。
  
  众将抱怨军兵口粮不足。冉闵挥一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又看了周涛一眼,说道:"每日每人四两军粮,是我的主意,听说最近有不少人难为周主簿,那是冤枉好人了。"
  
   "大帅,每人每天四两粮食,不用鲜卑兵攻来,我们自己就都把自己饿死了。"大将浦庸性如烈火,早就为军粮的事和周涛吵了好几次了。
  
   "老将军稍安勿燥,且听本督一言。我军现在还有三千七百斛粮食,五六万人吃,如果每人每天四两,还可以坚持个把月,要是每人每天仍是两斤的话,用不了四五天,就要粮尽了。"
  
  冉闵一言即出,四下顿时鸦雀无声。冉闵看众将都低头不语,接着说道:"我昨天晚上,接到邺城的探报,石虎这斯终于死了,他的五个儿子正在争位,邺城已乱。我军现在已****地,守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诸公有什么高见?"
  
  众将面面相觑,过了片刻,浦庸拱手言道:"大将军明见,鲜卑人鸟兽之心,如若我军妄自撤兵,燕兵必追,我军必败。不说三军将士人人死无葬身之地,河北也将被鲜卑人占据,我等妻儿必遭杀戮凌辱之苦。我们只有与鲜卑人死战一场,万万退不得。"
  
  后将军张昕乐拱手道:"兵法云:‘制之死地而后生。'我军即无军粮,又无援军,已****地,如今之计,只有一战,才有一线生机。"言毕,当即跪倒在地。帐内诸将也一齐跪倒,齐声呼道:"属下愿与鲜卑军决一死战!"
  
  冉闵看了看众将,心中暗笑,把你们逼到绝路,你们才会这么主动。拍案大笑:"慕容俊世之枭雄,更多智谋,其兵始集,法度精专,今守之久已,不得我便,兵疲将骄。我军今日制之死地,背水一战,要破燕军更待何时?"当即传令,每人每日军粮升至四斤,大飨将士。三日后要与燕军决战。
  
   众将出营后,各自传令,转眼全军上下,群情激愤,为求一生,所有士卒无不斗志昂扬。
  
  转眼到了第三天晚上,冉闵聚将传令。命凌水北岸的周进悠舍去河北大营,渡凌水,撤到焦家集韩庄一线,等到燕兵一败,沿凌水邀击燕兵。命浦庸杜兴领一万军兵攻河鲜卑军北杲大营,即做诱敌之兵,又兼掩护周进悠撤退。命张昕乐领精兵五千,接应佯败之浦庸杜兴。命贾宠,杨宝坤,刘虎风,穆柏青尽起五万大军埋伏于双井,牙里集之间。冉闵自带五千精兵埋伏于沙坪涧。
  
   第二天早上,天未大亮,却变了天了。只见彤云密布,惨雾重重,宿风凛凛,大雪纷纷。好大雪,真是:
  六出冰花乱飞琼,千林玉树带带株;
  须臾积粉盐无色,白鸽失素皓鹤同。
  平添吴楚千江水,压倒东南几树梅;
  更恰似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麟残甲满天飞。
  
  北燕鲜卑慕容俊这时正在大营烤火,吃茶。忽然来报,说是冉兵劫营。慕容俊忙问有多少人马。探子回报:有万八千人,劫北杲大营。慕容俊想了片刻,把茶杯往地上一摔,急忙传令披上衣服传令聚将,悉起二十万鲜卑大军,渡凌水,追击冉军。
  
  左右孙兴慕容霸等将奇道:"主公,冉闵来攻北杲,我们应该分兵援救北杲慕容评,为什么要起兵渡河?况且现在大雪满天,凌河封冻不利进兵呀。"
  
  慕容俊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兵法云:‘倍则攻之'。冉闵是河北名将焉有不懂兵法的道理。我们北杲大营有两三万人人,冉闵派一万余人来攻,又是趁这种天气,怎么可能攻的下。他此举必然另有图谋。我早就听说冉闵粮尽,听说他们军中每人也就四两粮食了,冉闵这仗,再也打不下去了。我料定他退兵也就在这几日里了。他今天趁着大雪派人袭营,不过是掩人耳目,借机南逃。如若我们不尽快起兵追击,把他们全歼于凌水南岸,我们罔称全胜。"
  
   孙兴慕容霸点头斌服,奇道:"主公明见千里,我等万万不及。"
  
  说话间,二十万鲜卑大军尽起。慕容俊传令大军踏冰渡凌水南攻冉军,每人带十日干粮,不生擒冉闵誓不收兵。又命北杲慕容评出击来犯冉军,务必全歼。
  
  北燕大军顶着风雪过了凌河。沿途上也有赵军阻击,但都是一触即溃。慕容俊急于捕捉冉闵主力,喝令三军马不停蹄,连追了两天两夜,烧了冉军三四座大营,得了冉军无数辎重。到了第三天早上,大雪仍是未停。慕容俊见士兵连日追袭,疲惫不堪。再加上天寒地冻,冒雪而进,军卒手脚冻掉者不计其数,慕容俊只得传令全军稍事休息。
  
  慕容俊这两天也走的颇倦了,独自烤着炉火小息。不知不觉眯起了眼。正在似睡非睡之间,忽听得北边号角连天,金鼓大作。慕容俊猛然惊醒,急忙出帐篷来看。手下部将军校早已听到声音,全都惊醒。慕容俊侧耳听了听,派人查探。心中暗自狐疑,我军从北往南打,一路上冉军均被肃清,如何背后还会有金鼓之声,莫不是我们自己人。他看了看着满天风雪,几乎对面难以辨人,心中不由生起不祥之感。
  
  过了片刻,声音平息。探报来报,说是空无一人。慕容俊不敢继续前进,下令全军原地待命。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又听西南方金鼓大作,号角连天。声音响了一盏茶的功夫,又自己平静下去了。探报回报已然是空无一人。如此这般东西南北各响了一轮,慕容俊却连一点影子都没摸着。满营将士顿时议论纷纷。
  慕容俊问起手下,此处是何地?孙兴道答:"这里叫做沙坪涧,刚才我们渡的那条小河叫做小沙河。此地距离凌水已经有一百五十多里了。"
  
  慕容俊正自琢磨,忽听正南方又是金鼓大作。慕容俊已是见怪不怪了。也不多做理会。可是这次却与往次不同。声音响了半个时辰也不停息。慕容俊觉得奇怪,出营来看。只见正南方翻天风雪间,卷起一层白雾。这白雾贴着地向前飘,而且越飘越快,转眼已然到了眼前。一阵狂风扫过,白色的雪雾吹散。雪雾之后却是无数军马。这些人马全都赤身裸体。身上全都画得是鱼龙海马,脸上五彩描眉,更有的戴着牛头马面。北燕官兵见这些兵马卷着风雪似是从天而降,而且个个赤膊上阵,如此冷天,滴水成冰,这些兵将却似是丝毫不畏寒冷,那个不心惊胆寒。更有不知何人呼喊:"天兵天将下凡了,快逃命呀。"顿时燕军阵脚大乱。这帮"天兵天将"策马狂奔,冲入燕军营内四处纵火,逢人便砍遇人便杀,如入无人之境。燕军其气已夺,如潮水般往后败退。
  
  慕容俊在马上大喝:"此是冉闵装神弄鬼,切莫为其所惑。三军有敢后退者斩。"但冉军势不可挡燕军败势已成,大军失控,慕容俊空在马上顿足捶胸,却也无力阻止军兵后退。慕容俊展目观看,这群"天兵天将"也不过五六千人,居然杀退我二十万大军,真是可恼之极。现在阵脚收不住,不如先退过小沙河,重整大军,不怕这群小儿逃到天上去。想到这里,慕容俊传令全军退过小沙河,重整军兵。燕军已然被这帮"天兵天将"杀晕了头了,巴不得一个"退"字。一听慕容军传令后撤,三军争先恐后的向北败退。"天兵天将"随后掩杀,燕军死伤不计其数。
  
  北燕大军退到小沙河。南下进兵之时,小沙河冻得镜面一般,北燕大军踏冰而过。可等到燕军败回时,小沙河河面不知何时被人凿了无数凌眼。燕兵踏上河面,起初几队人马还都"吱吱呀呀"勉强走了过去,都到大军毕集,一起争着踏冰渡河。这小沙河冰面在也经不住了,一声巨响,冰面塌陷,无数兵马被卷入这寒冷彻骨的河水之中。刚才还是一层镜面,转眼间已经是奔腾而下的冰河。燕军在河中淹死冻死者无数,一时间哭号之声震动天地。慕容俊眼见自己大军被一条二三十丈宽的小河割做两断,急忙下令搭设浮桥。但是燕军进兵时未带辎重,是轻兵奔袭,现在又是天寒地冻,哪里去伐木搭桥。燕军正在河两岸徘徊之际,冉军伏兵大起。贾宠,杨宝坤,从东向西杀来,刘虎风,穆柏青从西杀来。冉闵亲自领着他那五千"天兵天将"从后掩杀过来。一时间,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赵军,鲜卑将士死伤无数。鲜卑军见只有小沙河北岸没有冉军,也不顾寒冷,竞相渡河,其间冻溺而死的,践踏而死的不计其数,死尸相垒,几乎填平了小沙河。
  
  孙兴慕容霸拼死保着慕容俊过了小沙河向北逃去,一路上又遭周进悠浦庸两路人马邀集。等逃过凌河时,二十万大军之剩下四五千人。冉闵会同贾宠,杨宝坤,刘虎风,穆柏青,周进悠,浦庸诸将率大军过凌河追击。一路杀死无数。慕容俊跑了数百里后收罗残兵败将,并上北杲慕容霸的两万来人,一时间合起来只有五六万人。
  
  冉闵此役大获全胜。擒斩燕军七万余人,斩首上将以上三十余名,焚烧粮台二十万斛,夺鲜卑北燕郡县大小二十八城。冉闵威震中原。
五)天王屠胡
  犒赏了三军,冉闵当即星夜回师邺城。冉闵劫持李农及右卫王基等人共同造反发难。到了离邺城三十里外,冉闵也不扎营,当即传令围了邺城。冉闵已然尽知这几日邺城之事了。姜人首领姚弋仲和氐人首领梁牟立石冲为帝。两个人一度传旨要杀尽国中汉人。冉闵部下全是汉人,听得此等消息焉有不怒的。本想借燕军除掉冉闵的姚弋仲万万没料到冉军会在小沙河大败燕军,而且回兵如此迅速。等到他得到消息,冉闵已经开始挥军攻城了。冉闵大军新胜,锐不可当。只一个晚上,便攻下了邺城,梁牟和石冲均死于乱军之中,姚弋仲单枪匹马突围而走。冉闵斩了石冲全家,然后杀死所有胡军,纵兵杀掠胡人,自凤阳至琨华,横尸相枕,流血成渠。冉闵宣令内外六夷敢称兵杖者斩之。胡人或斩关,或逾城而出者,不可胜数。冉闵在邺城宣布:凡是支持他的人就进城来,反对他的就出城去,一夜之间,周围百里的汉人全部争相拥入城中,所有的胡人全部离去。冉闵传令军士击杀邺城周围胡人,三日内死者达二十几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屯据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
  
  经过几番兵火,邺城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到处是残强断壁,火灰余烬。几番杀戮,邺城周围白日里不见行人兽类出没,已是鬼窟狐穴了。李农见状便和冉闵农商量,提出到洛阳去。
  
  冉闵想起了远在天国的父亲冉谵,已经整整二十年过去了,在父亲的陵墓边,他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汉人义军乞活军在主将的带领下违背了不事胡的誓言,主力投降了胡人。仍不愿事胡的人,像冉闵勇冠三军的父亲冉谵以东晋将领自居,继续艰难的战斗着,以几百汉骑将上万羯赵兵搞的昏头转向。石勒下令务必生擒,后来梁谵战败受了重伤,被羯兵用网网住捉了回来献给石勒,当时年仅十一二岁的梁闵连同它父亲一道被俘。羯主石勒赦免了冉谵父子。轮为阶下囚的冉谵心恢意冷加之伤势恶化,没几天就死了。冉闵唯一相依为命的父亲死了,自此成了孤儿。冉谵没有悼下一滴眼泪,尽管内心深深爱着自已的父亲,但他不相信眼泪,不报此仇,我今生誓不为人。父亲死后他竭立讨好羯主石勒的欢心,石勒因欣赏冉闵在乞活军主力投降后仍不愿事胡的父亲冉谵,加之冉闵聪明能干,他甚至认将梁闵收留认作了干孙子,改名石闵。而石虎是石勒的儿子,推算起来梁闵算石虎的干儿子。(从哪一天起冉闵忍辱偷生二十年,以胡狄为父,认仇寇为友,其屈在勾践之上,其苦非常人所能甘受,躲过石室内部怀疑他的人,躲过"三千羯士"等一系列欲致之于死地的斗争)。始至今日得雪国恨家仇。
  
    关与以后打算,因为父亲一直以晋将自居的缘故,冉闵提出归于东晋。李农道:"将军虽有一片赤胆忠心,可东晋未必有容人之量。"尽管却如李农所说,冉闵仍大会中原义军首领、堡主或他们代表及群臣:"我等本是晋人,今晋室犹存,愿与诸君奉表迎晋天子还都洛阳,各分封牧守公侯,诸君以为何如?"诸人有有支持者,但反对的人占大多数。朝中大臣申钟,胡睦近等众臣也都反对降晋。晋使转报晋廷,廷议以闵亦乱贼,置诸不睬。
      
    冉闵以后在北方百姓拥护下称帝,国号大魏,史称冉魏
(七)天佑华夏,汉人的绝地反击
  冉闵发起屠胡后,北方各地汉人群起响应。消灭大量胡族,迫使其它胡族离开中原。一度基本扫清了中原。冉闵发起的复仇行动是当时汉人的绝地反击!
  
  五胡乱华(仅指建立过强大国家政权的哪五胡),在羯族统治北部中国后期,中国北方北方汉族锐减至六百万左右,胡人却与这个数相当甚至高于这个数。并且人数还在增长,而汉人则不断减少。
  
  当时入塞胡族众多,成份较复杂,远不止五个民族。
  
  羯族、白奴族、丁零族、铁弗族、卢水胡、九大石胡的远迁部落等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
  氐族包括大月氐、小月氐和巴氐。大月氐主体为白种人,小月氐和巴氐主体为黄种人;
  而姜、鲜卑、夫余、乌桓、和入侵辽宁的高丽等民族主体为黄种人,个别部落除外。
  
  如果北方各式各样的胡族杀尽北方汉人(少部份作为奴隶),在中原地区繁殖起来。将形成一个金发碧眼的新种族。随着人口增长会向南方要生存空间,再把南方的三百万汉人杀掉。而不是其它各胡基本上被杀绝,仅占北方汉人人口百分之十不到的鲜卑为主的胡族溶入北方汉族。
  
  汉族就给其它的三大古国的古老民族一样灭绝吗?
  
  冉闵的武力征讨只是解决胡人的一方面。
  中国史学界公认的正史,唐朝编的《晋书》中载记第七 石季龙下有这样一段当时的记录
  
  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
  
  从上面这段话看到,在石虎还在时冉闵就发放仓库中粮食给汉人饥民,以树立私恩。当他发起北方大屠胡后,迁到中原地区的数百万胡人首当其冲。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有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自想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九大石胡甚至从此远迁回中亚老家。结果在返迁过程中在路上这些各种各样不同民族的胡人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人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由此可以看出仅冉闵造成这场胡族大返迁就造成数百余万各式各样的胡人种族大量死亡达十之七八,这就变相的杀了百万胡人,相比之下当时北方并州、邺城、晋南三地各被汉人屠杀几十万胡人数算小KS了。
  
  值得一提的是,五胡乱华后来建国的十六国国家中,鲜卑除外,就是成功返回去的未被血腥报复的民族部落重新入主中原所建。但这时胡人相对汉人只占绝对少数,不得不向汉人寻求合作。汉人从事农耕,胡人则充军打仗。在十六国南北朝频繁的战乱中,胡人因大量战死甚至彼此之间相互灭族,而民间从事农耕的汉人人数大量恢复增长,北朝东西魏的战争胡人大量战死后,很多汉族大地主势力却强大起来。为补充兵源的不足,而不得不开始大量起用汉军,汉人众多且最后被胡人招降的地区西谅汉军得到起用,而鲜卑国甚至把公主嫁给这些汉族地主势力以拉拢他们,这就为后来杨坚灭胡和隋唐的建立创造外部条件。
  
  五胡乱华时的少数民族打仗往往不论男女老少举族皆兵。虽然后来发展的精兵全由男子充当。所以不难理解当时汉人将此上升为举族的仇恨。
  
  试想一下今天仍被一些人骂作屠夫的冉闵当时不屠胡,不发起杀胡令,不号召北方汉人起来反抗,不要求各胡退出中土。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首先胡人在中原将拥有上千万人口,再把南方的汉人杀绝并不是不可能的。
  
  诸胡乱华时北方汉人被杀来只五六百万到六七百万之间,其中源于东欧高加索山到黑海草原地区的白种羯族作恶最深。这个民族以好战好杀著称。
  
  羯赵内乱时之机,"冉家军"阵斩羯族军士三万,又坑杀四万羯兵。羯族精锐尽失,这些都是羯族的青壮年男子,也是邺城二三十万羯人的亲人。他们对冉闵恨之入骨,冉军对邺城羯族屠杀了二十几万,山西南部的羯人和胡人(长的像姜氏胡人的汉人也倒了霉)也被报复的汉人杀尽,襄国灭亡羯人又被杀了一道。羯民族被基本杀绝。
  
  只有一支不到一万人的羯族部族,向北投*蒙古高原的鲜卑人,未被汉人消灭。后来鲜卑人帮他们报仇杀了冉闵,灭冉魏。鲜卑入主中原后,这支羯人一直在鲜卑的统治下以打仗为业。不过密月关系没过多久,鲜卑内战时羯族举族造鲜卑人的反,被压抑久了的尔朱羯疯狂变态地杀着鲜卑人,差点把鲜卑整民族给灭了。
  
  其后在鲜卑人复仇性的打击下,这个部族残余的羯几千人在后景带领下跑到南方梁朝统治区。被好心的南方梁朝政府接纳,提供他们美食收为雇佣军。后景之乱,这支不到万人的胡族在忘恩义的领导人后景带领下,对江南汉人实施血腥的种族灭绝政策。使原本人口众多千里沃土的江南变成赤地千里,白骨遍地,野兽出没的不毛之地。仅屠健康城就将全城四万户约二十万人杀绝。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后景之乱!
  
  直到南梁将领陈霸先带珠江流域的两广军队准备充分后北伐江南,花了很大代价才灭悼这支万人不到的好战顽族,这一种族才真正从地球上消失。陈霸先将从江南跑来两广的难民回迁,并把许多原本在两广和越地山区的人口补充到长江中下游,充实当地人口。陈霸先建立陈朝,采取了很多开明的措施来恢复经济和人口增长,即使这样直到隋灭陈时已经很多年过去了,南方的人口却一直没有恢复到后景之乱前的人口归模。
  
  由此可见羯族在中国历史上的好杀成性。试想如果后景当时一直杀到南朝的两广地区,把未充分武装起来的两广各地也各个击破,把当地汉人也杀掉,南方可能除个别山区外可真谓无人了。
  
  由此可见,单后景这支几千人的好战羯族造起反,就可血腥杀光江南人,更别说这些白种胡人如果在中原繁殖几千万后必向南方要生存空间的结果。

(八)西楚悲歌
    冉魏的创始人冉闵,在石虎围棘城的时候就和慕容恪交过手。当时基本统一北部中国的后赵六十万各胡大军在慕容恪号称二十万的鲜卑军的攻击下纷纷溃散,冉闵的三万汉军却岿然不动,也没有一人伤亡。以后的小沙河大战更令鲜卑兵士闻风丧胆。这位定力非凡的名将受到普通士兵的疯狂膜拜,由于他出身汉族,又爱护汉人百姓。在苦不堪言的后赵帝国下层百姓阶层中就有一个充满希望的传说,说当年纵横天下的西楚霸王项羽乌江自刎后化做天上的星宿,终有一天会重新下凡来拯救天下汉人于水火之中,而冉闵就是西楚霸王项羽投胎转世的化身。实际上,冉闵也是慕容恪一生遇到的最强劲对手。
  
    冉闵生性残忍,灭绝了整个的羯族,并号召天下汉人树清了河北南部,山西,河南,山东四省的其他胡族。但他这个人又爱兵如子,深受下层汉人百姓和士兵的拥戴。在和慕容恪交战前,这位融残忍和威严于一体的煞星已经灭亡了不可一世的后赵帝国,他所作所为确实也让汉族百姓们充满了希望。但这个希望不久就被慕容恪彻底踩碎。没有战乱的和平日子一直到三百年后才姗姗来到。
  
    公元352年4月,冉闵带领约一万兵(七八千步军和约二千骑兵)到边境的安喜(河北定州)地区运粮回邺城。慕容恪得到情报,指挥各地二十万大兵四面集结,冉闵仍浑然不觉,走到了常山(河北正定)与慕容恪的十四万先头骑兵部队大军遭遇。大将军董闰、车骑将军张温建议:鲜卑乘胜锋锐,且彼众我寡,宜且避之;待其骄惰,然后进击可胜。冉闵不纳。行进至廉台(河北无极)附近的树林里和慕容恪展开了决战。有万夫不当之勇的冉闵亲自上场杀敌,冉闵所领的兵士都是他亲自训练的死士,他们借助丛林地形的掩护步骑配合袭击敌人,慕容恪的骑兵竟然十战十败,士气十分低落。冉闵的部队这时减员至七千人,鲜卑每战必损兵数千尸横遍野。这也是后来的天才将领慕容恪一生中唯一的小败。晚上慕容恪也效仿冉闵到军营里给士兵打气,并接受参谋的建议,经过数次血的教训总结出了征对冉军和自已作战弱点的"拐子马,铁浮图"。用骑兵将冉闵军引到平地去作战,并埋伏了他发明的最新式武器:五千连环马。
  
    第二天清晨双方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和昨天的战斗一样,在天神下凡般的冉闵指挥下冉魏军又把慕容恪的军队打败了,但在冉闵杀到敌人大营前时却闯到了慕容恪精心布置的连环马阵里。终于陷入重围,手下七千多人全部战死,冉闵也在突围中被俘。
  
    让我们凭空想象一下这场惨烈至极的恶战:初夏的清晨,冉闵乘坐着朱龙宝马站在山头上,命令早已集结好的向山下的敌人发动最后的突击。慕容恪的骑兵昨天已被冉闵杀破了胆,但在慕容恪的严令下仍然不顾死活地围杀从山顶上冲下来的冉闵步兵。一直所向披靡的骑兵部队在冉闵精心训练的步兵面前竟然毫无效果,冉魏士兵三五个一群使用长矛大戟阻拦潮水一般的骑兵,举起的兵刃组成一片刀山,形成一道天然的死亡线,四面八方冲过来的骑兵到了冉魏军阵面前就纷纷倒下。突然冉魏的阵形里发出一声怒吼,步兵们纷纷往两边闪开,一位红马黄袍金战甲的将军带领一支少量的骑兵队伍杀出来,他左手使一柄双刃长矛,右手使一柄连钩戟,坐下一匹炭火般通红的战马,那些骑兵都知道是冉闵来了,发一声喊四处逃散,但怎么跑也跑不过神骏异常的朱龙宝马,冉闵带军一路追杀,斩杀鲜卑军士无数,前方就是慕容恪的中军大旗。
  
    站在旗帜下的慕容恪也为冉闵的神勇所震慑,和身经百战的冉闵相比自己毕竟还是个年轻人,万一冉闵真的有传说的那么可怕,连环马阵抵挡不住的话,五千人都被铁链拴在一块被冉魏军包围了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不管他,豁出去了,于是,冉闵成为历史上连环马的第一个牺牲品。
  
    把战马连起来包围敌人的战术在兵书上闻所未闻,冉闵自然也没见过,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就抖擞精神前来冲阵,但五千骑兵用铁链连在一块,人死了马仍然在前进,即使个别胆怯的骑兵要逃跑也左右不了整个的队形,不久冉闵和他的军队就被团团围住,即使再有天生的神力也无法应付杀不完的骑兵。
  
    战斗从早晨杀到中午,冉闵的精力之源终于枯竭,冉魏步兵越杀越少,慕容骑兵越围越多,在拼死突围的冉魏士兵掩护下,冉闵连杀三百余人,终于杀出包围圈,但那匹和冉闵一样勇猛的朱龙战马却因过度疲劳而倒下,于是冉闵被俘,他的手下仍然在机械地和敌人拼命,掩护随军的其他重要官员撤离战场,一直杀到最后一人。
  
    慕容恪灭掉了冉魏,慕容部落在中原建立了自己正式的国家:前燕。
  冉闵战败后冉魏国的大臣全部在绝望中自杀,无一肯降。河北二十余万汉人不甘侮辱,纷纷渡河南逃江南,但受到截击,死亡殆尽。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哪一个其它朝代的臣民表现出如此的忠诚和骨气!
  
   "拐子马,铁浮图"从此成为汉族士兵的克星,被辽金广为使用,唐朝到五代时都有因它全歼以步军为主的汉军数万的记录。也成为金兀术每每取胜的法宝,用它击斩了很多中原义军的头。直到后来与岳飞交战,岳飞吸取了被金兀术打败的中原义军教训。征对它进行了专门的分析。
  但请注意:
  岳飞VS金兀术 七万:十万
  冉闵VS鲜卑 7000:十四万
  冉闵是第一次遇到这东西,这也是鲜卑通过大量血的教训得出对付冉军的法宝。冉闵以为又向往回一样打退了鲜卑人而大举进击,从而使自已冲在前面的骑兵与冲在后的步兵队伍失去彼此配合。鲜卑利用"铁浮图"使冉军前面的凶猛攻势受阻,而鲜卑的正面进攻不会停止。同时骑兵与步兵的分离失去彼此合作。再加上防范最弱的两边受到两支精锐骑兵的突击合围。从三面发动了有效进攻,使这支横扫五胡的汉军被全歼于河北廉台。最主要原因是冉闵第一次遇到。


本贴不代表本人观点,欢迎大家讨论!!!


喜欢书籍网站(http://www.baidu.com/search/guoxue/dir/fenlei.html)

 
 Respond to this message   
Find more forums on Armed Forces SurplusCreate your own forum at Network54
 Copyright © 1999-2014 Network54.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of Use   Privacy Statement  

明辨, Chinalover
cn@ccina.com chinalover2000@yahoo.com